员工天地-陕西北元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员工天地
宋晓妮散文《我的奶奶》
时间:2019-11-26点击量:190 单位:化工分公司 作者:宋晓妮 文章字符数: 1503 分享到:

奶奶如果在世,今年应该106岁了。奶奶的一生是波折的,四五岁时便被自己的亲娘拿玻璃割破脚,用布死死的缠了起来,在哭声中,脚变成了标准的三寸金莲。16岁出嫁,嫁到离她们村子不远的地方,丈夫在部队,可惜结婚时间不长,丈夫在部队牺牲。当时年轻的奶奶已经怀孕,大伯成了遗腹子。青春的岁月就一直在婆家的打骂声中过了六年。大伯五岁时,当时还算大户的奶奶娘家人,实在看不下去奶奶在婆家受罪的日子,将奶奶接回娘家,后来嫁给我的爷爷。

在这边,奶奶共生育了三儿一女,可惜大伯在参加工作后没多久人就没了,接着大娘也离开了这个家。可怜我的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外,还得照顾未满周岁的大姐,本来就是贫下中农的家,因为大伯的离世更加像风雨中的小舟似的,飘摇不定。爷爷年纪大干不了重活,主要劳力就全压在二伯和还未成年的爸爸身上,工分少,日子过得可想而知有多艰难。可奶奶硬是省吃俭用的用菜团子、面糊糊、树皮将大姐抚养成人。奶奶去世时,所有的孙子都是半孝,只有大姐跟姑姑、爸爸一样是全孝,年过半百的大姐在奶奶的灵前哭的拉不起来。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十来年,我们家的情况才有所好转,可这时的奶奶却老了,虽说耳聪目明,可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。一辈子忙惯了,几乎所有的事只要能干动都是自己动手,奶奶98无病寿终时,起居基本就不需要人伺候。

我出生的时候奶奶70岁了,我是10个内孙里面最小的。大姐的外孙子今年已经11岁了,而我的孩子今年还不满7岁。正因为最小,所以备受奶奶喜欢。我出生的年份虽然不像哥哥似的出生在麦子发芽的年份里,可家里依旧贫穷,分地到户才几年时间,劳动力多的家庭都慢慢富裕起来,我们家全靠父母两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所以童年的记忆里全是奶奶,标准的三寸金莲,右手长握着一个乌黑发亮的拐杖,一年四季几乎都是大襟藏蓝色衣服,头发永远都是黑白相间的颜色。每当夕阳下山的时间,奶奶都是风雨无阻的倚在大门口盼着我的身影出现。我结婚后,只要听到我回家,奶奶一大早就会让父母帮忙搬张躺椅,半睡半醒的能在大门口等我一天。

奶奶出生于1915年,要强的她曾在解放后上过妇女扫盲班,我数学从小学不好的原因,估计跟奶奶的溺爱也有很大关系。上小学时,在电灯下写作业是件奢侈的事情,只清楚的记得常常爬在炕上,点着煤油灯做作业,暖暖的土炕,爬上一会就瞌睡了。可作业永远多的让我讨厌,就常常问奶奶怎么算,我只要问一句答案就出来了。就这样,小学的数学在我记忆中好像就没及格过。因为小时候嘴巧,常常甜言蜜语的将奶奶哄的比较开心。在加上我最小的缘故,几乎成了小霸王。跟哥哥为抢手中的铲子,铲子把柄把哥哥的鼻子弄伤了,血流的厉害,吓的我丢了东西撒腿就朝奶奶屋跑去。我知道闯了大祸,我抱住奶奶使劲的哭。爸爸带着哥哥去医院,妈妈拿着笤帚追过来收拾我,奶奶硬是挡着没让笤帚在我身上挨一下,不过从那以后我变乖了很多。

就这么被奶奶疼爱了二十多年,可奶奶去世整整六年多了。今天偶尔在电脑上翻出了奶奶生前的照片,泪便悄悄的从眼角滑落,抚摸着电脑上的照片,犹如可以触到那手温暖的手。那眼神好像有什么话要给我说,北方正在寒冬之中,不知隔着冰冷黄土的奶奶冷吗?这些年想起奶奶和蔼可亲的面容,还想象着跟小时候一样把内心所有的喜怒哀乐诉说给你。都说人离开后魂魄是不散的,我相信你每一刻都可以见到我的一切,会默默保佑我。无数次在梦中梦见你,可从没见你有半句嘱托……

年近三十的我,常常会在某个路口或者人多的集市恍惚望着一个地方,期待你会突然出现,那个头发花白,穿着对襟的藏蓝色上衣,拄着拐杖踮着三寸金莲的老婆婆……

编辑:李建军